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产品试用 >

《扫黑风暴》原型案件(三):湖南文烈宏涉黑案

  他能狱中搞死马帅,派杀手杀死麦自力的妻子薛梅,还故意面带笑容地与薛梅的女儿提起,是不是该回家看看了

  《扫黑风暴》剧中的长藤资本董事长高明远,在绿藤市可谓一手遮天,黑白两道通吃。

  他能狱中搞死马帅,派杀手杀死麦自力的妻子薛梅,还故意面带笑容地与薛梅的女儿提起,是不是该回家看看了。

  文烈宏案是全国扫黑办向湖南挂牌督办的扫黑除恶第一案,公安部将该案列为2018年度全国20个重点案件之一。

  文烈宏,1969年12月出生于湖南省长沙市,因其在兄弟姐妹中排行老三,发迹后被称为“文三爷”。

  自2002年开始,文烈宏在长沙市内各大宾馆开设赌场、向他人发放高利贷,并暴力收账。他积累了大量财富后专门成立公司,以高利贷、地下赌场和暴力讨债等违法犯罪活动为主业,被称为湖南“现金王”。

  2017年,文烈宏和身边的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被一举端掉。因涉文烈宏案,湖南省公安厅原常务副厅长周符波、长沙市公安局原常务副局长单大勇等多名警界官员落马。

  一个占地近30亩的大别墅,成为长沙市望城区桥驿镇民福村的标志性建筑,而它的主人就是文烈宏。

  文烈宏童年时期家境普通,因为交不起学费,文烈宏没有读完小学。成年后的文烈宏做过泥匠、开过摩的、贩卖过水产、承包过工程,并时常周旋于三教九流之间。也许正因为有了这些“历练”,文烈宏身上的恶习也开始野蛮生长。

  2002年,文烈宏大肆向省内一些企业主发放高利贷,并在长沙市内各大宾馆内开设赌场、组织赌局、提供赌资结算,吸引、招揽众多企业主参与赌博活动,从中抽头渔利。这些赌局被文烈宏称为“杀猪局”。

  由于现金流充足,文烈宏被当地人称为“现金王”。对于输钱的企业主,他会用现金发放高利贷。

  湖南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有组织犯罪侦查一支队支队长杨培雄曾介绍,文烈宏在房子里面储备了大量的现金,号称在长沙(晚上)12点钟以后到上班之前能够调动一个亿以上的资金。

  在用现金发放高利贷后,文烈宏派“马仔”通过暴力、“软暴力”的方式向企业主催逼讨债,直到吃干榨净。他经常向手下的“马仔”训示:“我借出去的钱,你们要不择手段、不计后果地全部收回来。”

  为了维护赌场秩序,文烈宏开始网罗“马仔”,甚至以其外甥的名义专门成立了望城石湖施工工程有限公司,从娄底、怀化等地招揽一批“马仔”专门收账。

  2010年2月,文烈宏注册成立湖南宏大典当有限公司,以公司化模式高利放贷、暴力讨债、开设赌场,逐步建立以文烈宏为组织者、领导者的较稳定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多年以来,文烈宏通过开赌场、放高利贷、非法拘禁、故意伤害等犯罪手段,实施犯罪30余起,近10人被殴打致伤,间接导致两人死亡。

  2009年6月,文烈宏手下舒开对某企业老板非法拘禁并进行侮辱,逼取高利贷赌债,后来该老板服农药自杀;2011年9月,文烈宏与他人密谋串通,以每亩108万元的底价,将长沙市望城区丁字镇500多亩的土地使用权拍走,造成4亿多元的经济损失;2014年12月至2015年2月,文烈宏指示手下对房地产商张剑波先后3次实施砍杀……

  2010年,张剑波因创业需要大笔资金,向文烈宏借了3亿元的高利贷。和张剑波多次接触后,文烈宏发现其有赌博的恶习。

  文烈宏抓住了他的弱点,两人迅速从朋友变成了牌友,又从牌友变成了项目合作伙伴。从2010年到2015年短短几年间,张剑波从文烈宏处累计借取高利贷十几亿元,他曾连本带息还过近20亿元。但按照文烈宏利滚利的计算方式,张剑波仍欠他本金4亿多元。

  2015年,被逼无奈的张剑波写了一则帖子控诉了文烈宏的违法犯罪行为。为了强逼张剑波还债,文烈宏花钱雇了杀手不断对其追杀。

  1997年,刚沉迷赌博的文烈宏在与同村村民赌博时,因其诈赌发生激烈争执,他便召集其姐夫等人前来大打出手,一村民因此头部严重受伤,被送往医院紧急抢救后才得以生还。两年后,该村民不堪头痛的折磨,最终服毒自杀身亡。

  文烈宏的心狠手辣不仅是对外人。文烈宏妻子因无法忍受长期的家暴,曾服毒自杀未遂;他与父母亲吵架,一拳打掉了母亲3颗门牙。

  除了通过非法拘禁、寻衅滋事、暴力打杀手段威慑别人,文烈宏还千方百计拉拢腐蚀国家工作人员,寻求“保护伞”,巩固和扩张其黑社会势力。

  在文烈宏以赌放贷的这张黑色大网中,时任湖南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周符波是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环。

  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大型政论专题片《扫黑除恶——为了国泰民安》中介绍,2007年,湖南某房地产公司董事长乐根成陷进了文烈宏的“杀猪局”,还完本金之后又支付了9000多万元的利息,结果被告知还要继续还款1100万元。从此,乐根成日日都要面对文烈宏手下“马仔”的疯狂逼债。

  走投无路的乐根成向湖南省公安厅举报文烈宏,但此案被湖南省公安厅要求“暂缓办理”。

  2014年12月,长沙市公安局以涉嫌逃税罪、非法经营罪对涉黑犯罪团伙首要分子文烈宏等人立案侦查。为此,文烈宏多次找时任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厅长周符波请求关照。2015年上半年,周符波违规指示长沙市公安局暂缓侦查,并出面协调文烈宏与举报人的关系。后长沙市公安局作出撤案决定。

  公开资料显示,周符波与文烈宏相识于赌场,利益勾结于赌债。在作出撤案决定后,文烈宏免掉了周符波拖欠的赌债。

  成为文烈宏“保护伞”的还有长沙市公安局原常务副局长单大勇,文烈宏向其行贿超过2000万元。

  经湖南省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查明,2012年2月至2017年1月,单大勇利用担任长沙市公安局副局长、常务副局长职务之便,在案件办理、户籍变更迁移、工程业务承接等事项上为文烈宏等人或所在单位谋取利益,单独收受或伙同妻亲属收受文烈宏等人所送财务,折合人民币共计2686万余元。

  2017年2月28日,湖南省公安厅直接指挥,长沙、常德警方组织抓捕行动,当天早上,文烈宏被警方抓获,其“马仔”随后被抓。6月21日,警方以文烈宏等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立案侦查。

  2019年1月,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文烈宏等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一审公开宣判。文烈宏因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行贿罪、强迫交易罪等15项罪名,数罪并罚,被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2019年6月19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对文烈宏等25人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进行二审宣判,全案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同日,周符波因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19年;单大勇因受贿罪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一审获刑1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