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最新话题 >

鳗鱼的灭绝之旅:处境危急但未在重点保护之列(三)

  培养皿中一周大的鳗鱼苗在蓝色灯光下发光。最近,日本科学家突破性地养大在实验室中孵化的鳗鱼,直到它们产孵。虽然需要了解的事情还很多,但是,总有一天,人工繁殖能够暂时缓解野生鱼苗储量的减少。

  为奔向它们的产孵地而开始最后的旅行时,鳗鱼的眼睛会变大,提高了它们的视野。这条雌性鳗鱼在顺流而下游向大西洋时,被渔民所捕获。

  1920年代,施密特创办了一家为海洋研究慷慨捐赠的丹麦公司,最后幸运地与嘉士伯啤酒厂女继承人订婚。在具有横渡大洋能力的纵帆船的帮助下,他收集到证明离欧洲海岸越远,鳗鱼越小的数据。施密特断言,鳗鱼一定是在北大西洋西南部马尾藻海产卵。“已知鱼类中没有任何其它一种需要跨越地球四分之一路程去完成生命的历程。”1923年,他写道,“如此长的路程,如此长时间的幼体迁移……在动物界中完全是独一无二的。”

  1933 年,施密特去世后,一些科学家对他的马尾藻命题发出了质疑。他们证明他掩饰了某些数据以使他的案例更可信,他们质问,既然他并没有亲眼看到真正的孵化,只 不过是在任何其它地方找不到鳗鱼,他怎么能肯定地说这里是唯一的鳗鱼繁殖地。然而,如此的批评并没有贬抑他讲述的意味深长的鳗鱼故事。他的故事依然像是线年,由东京大学大气和海洋研究所的塚本胜巳领导的远征队再次创造了突破性进展。一个漆黑的夜晚,在鳗鱼孵化的日子里,这个团队在关岛西部的太平洋中发现数百条日本鳗鲡幼体,从而首次找出这个物种的产卵区。但十九年后,塜本胜巳和米勒仍在海洋中研究产卵的鳗鱼。他沮丧地承认,他和塜本胜巳眼看就要找到新生日本鳗鲡的父母了。可是,他说,“你可能就在50米远处,却什么也找不到。寻找变成了统计学问题:要找到鳗鱼产卵的地点概率非常低。几乎没有可能。你必须非常幸运。”更重要的是,每年去找鳗鱼,似乎都要遭遇恶劣天气。几乎没有一次寻找不伴随着台风的出没。“好像海神波塞冬在努力保守鳗鱼的秘密似的。”塚本的学生不无叹息地说道。

  而如今,美国、欧洲和日本鳗鱼的种群都在直线减少。安大略省金斯敦皇后大学生物学家约翰·卡斯尔曼告诉我:“这真是一场危机。一场令人担忧的危机。”